宁静当年有多美?上街被路人追着围观,张国荣赞其无法用言语形容

最新一期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大家都看了吧!有没有被宁静组的《FLOW》舞台炸到?静静子的这个黑色嘴唇也是很魔性,把郑希怡的...…

最新一期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大家都看了吧!有没有被宁静组的《FLOW》舞台炸到?

静静子的这个黑色嘴唇也是很魔性,把郑希怡的脸都给亲黑了,太可爱!

都说宁静在浪姐里有两种状态,一种皇太后似的霸气侧漏,一种老顽童般的任性可爱。

前者是她身上略带攻击性的美,这种美自带2米8的气场,仿佛周身10米都写着生人勿近。

后者是她内心藏着的赤诚温柔,比起外在的张扬大气,这种随时间沉淀下来的气韵,更显得弥足珍贵。

正如金星所言,宁静很美,这种美不可复制,独她一份。

1.

打从记事起,宁静就知道长得好看是一种什么体验。

夏天,母亲领着年幼的她上街,不一会儿身后就跟满围观的人。

云贵高原的烈日晒着她脸红扑扑的,一双大眼滴溜溜地转。

母亲在一旁大喝:“不要再跟了,这就是个人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(宁静童年照,小时候眼睛就很大)

母亲是纳西族女人,天生的飒爽剽悍,这多少影响了她。

宁静家境不差,是典型的被富养长大的女孩儿。

别的小朋友想上兴趣班但家里拿不出钱,宁静却是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都能被满足。

舞蹈,画画,甚至打篮球她都有尝试,最后考学进入贵州美专学动画,毕业后成为一名动画师。

(宁静旧照,标志的美女长相)

做动画师报酬丰厚,在上世纪80年代能有超过1000元的月收入,但宁静却不怎么开心。

她是个称职的好员工,老板让她加班,她就勤勤恳恳加班到天亮,老板喜欢她笑嘻嘻的,她就每天笑嘻嘻地面对同事。

看人脸色循规蹈矩的生活,压抑了她的天性。

1990年,因为外貌出众,宁静被邀请参与电影《冰上情火》的拍摄,这是她参演的第一部电影。

从此命运之门向她打开,宁静走上了开挂的演艺人生。

2.

1992年,电影《偷拍的录象带》在全国征选演员,片中女主角的身份是一个拥有成熟魅力的节目主持人。

初出茅庐的宁静决定勇敢一试。

试镜时,导演问她年纪多大,年方20的宁静把腰板儿一挺,面不改色心不跳:“25岁了。”

导演一听,乐了,这哪儿像个25岁的大姑娘啊。

谁知把妆发一扮,宁静竟如脱胎换骨般风情明艳,导演当时拍板,决定启用这个不知来历的新人。

(20岁的宁静,《偷拍的录象带》剧照)

1994年,《双旗镇刀客》导演何平看中了宁静有点孤冷的性子,便三顾茅庐邀请她出演电影《炮打双灯》女主角。

彼时的宁静正处于休养状态,由于怀疑自己有病,她推掉了所有戏约。

但当看完电影剧本后,宁静当即决定抓住机会。

这部电影为22岁的她赢回中国内地第一座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。

宁静把自己身上敢于冲破藩篱的坚韧代入角色,成就了片中在大家族中被当作男孩儿抚养长大的春枝。

(宁静22岁,电影《炮打双灯》剧照)

有了国际影后加成,宁静的影视之路越发顺风顺水。

在导演姜文筹备电影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期间,导演顾长卫给姜文推荐了宁静。

但最开始她并不是女主角米兰的第一人选。

第一次试镜时,姜文觉得宁静长得“太甜蜜,个子又不够高,当时就算了”。

后来,等到演员已经确定下来,他的心里仍然犹豫。

影片开拍后的某一天,姜文在饭厅里吃饭,看见前面坐着一个女孩儿。

他是个近视眼,没太看清,只觉得那个女孩子感觉挺好的,等到上前一看,姜文惊呼“这不是宁静嘛”。

就这样,演米兰的演员又换成了宁静。

宁静为了能演好这个角色,不断增重,让自己的体型足够丰腴饱满。

她的努力也让米兰成为中国影史最经典的女性银幕形象之一,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成为难以逾越的经典。

一时间,她不仅是片中让马小军魂牵梦绕的少女,更成了无数中国青年心中的幻想。

姜文评价她的美“神秘挺高不可攀,同时又随时可以把它打碎,让人重新想象一番”。

影评人称,宁静的表演不仅是准确,而且有光芒。

宁静一时风光无两。

国内各大杂志周刊邀请她做封面女郎。

美国《时代》周刊将一张她刚洗完头的照片收录在册。

后来回想起来,宁静觉得自己有点傻。

“当时我好傻,我在美国看到这个杂志了,我翻了翻就走了,我其实应该留一本那个杂志。”

3.

1996年,宁静得到香港导演潘文杰的邀约,前往香港出演《新上海滩》女主角冯程程。

男主角张国荣对她宠爱有加。

那时在片场,24岁的宁静常常与40岁的张国荣躲在角落里抽烟,互相用蹩脚的国语讲脏话。

收工后,张国荣害怕宁静一个人在香港形单影只,常常邀请她去家里做客。

张国荣问宁静会不会打麻将,宁静摇头,他就挽起衣袖,亲自给她做饭吃。

张国荣对宁静赞不绝口:

“我与宁静合作《新上海滩》的时候,已觉得她很有料……实在不能用言语去形容。演员之中她这一种是最好:又漂亮还有一种味道,更懂得演戏,是发自内心演出来,实在罕见。”

后来,他说自己一定要做一部电影给宁静拍,那是张国荣生前未能完成的心愿——《偷心》。

宁静记得张国荣去北京秘密约见她的场景。

对面那个抽着白万宝路的儒雅男士,手舞足蹈地口述关于剧本和剧组的种种设想。

“那是一个很凄凉的故事。影片很细腻,像读小说的感觉,有很多特写——人有感情时,不一定有表情,但脸上肯定有变化——他觉得只有大特写才行。他讲这些话的时候,我脑子里全是场景,细节。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想当导演,一切都是最自然不过的。”

可惜天妒英才。

宁静最后一次见张国荣,他正在一间会议室跟工作人员开会,坐在最里头,穿一件黑色针织衫。

见宁静推门进来,便高兴地招呼她过去。

“这就是我的女主角,漂亮吧!”

向四周介绍完,他突然拉着宁静的胳膊,嘱咐她:

“把胳膊练结实点,脸上这几颗小痘痘,去找一个好中医调理一下,小心到时候镜头大到可以看到你的汗毛。”

休息时间,两人照旧找个角落蹲着抽烟,宁静看出他眉眼中有些疲惫,那时他的忧郁症已经有些难以控制。

张国荣认真地抬了一下眉毛:“是吗,最近一直开会,睡得晚。”

停了一会,他又看着宁静:“能看出来吗?”

多年后,宁静在数次采访中回忆起张国荣,总是眼含热泪。

那部为她而拍的电影终是无法兑现,而她至今最想合作的男演员,依旧是张国荣。

4.

宁静自认是个特传统的中国女人。

20几岁那会儿,是她最当红的年纪,全中国除了巩俐,没有谁比她身价更高,但她一心有着想成家的愿望。

所以,当《红河谷》主演保罗·克塞向她单膝跪地,问她愿不愿意marry me时,宁静一鼓作气,谁也没告诉,就任性地跑到洛杉矶结婚生子。

“我本来打算就不工作了,我是这样想的。”

但她很快发现,自己“可能做了一个不太正确的决定”。

她是个内心孤独,但希望外界不要那么孤独的人。

当她推开家门,走在洛杉矶空荡的大街上,忽然觉得自己骨子里仍然流淌着中国的血液。

她渴望繁华,渴望在人堆里生活,于是,宁静果断结束了这段因为文化差异而导致矛盾重重的婚姻。

可等她再回来时,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走向衰弱,她称霸银幕的时代一去不复返。

这没有阻挡她的步伐。

2002年,《孝庄秘史》中的大玉儿奠定了她在电视剧圈的女王地位。

按理说,当时的宁静已经30岁,经历过巅峰与低谷。

但她硬是凭借惟妙惟肖的演技,完成了从17岁到44岁的年龄跨度,把大玉儿波澜壮阔的一生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投身电视剧市场后,有那么两年,宁静一步都没有迈出横店。

那段时间,她塑造了很多角色。

《大秦帝国之纵横》里敢爱敢恨的传奇女子“芈八子”。

《我和我的传奇奶奶》里性格泼辣豪爽的狗娃山女当家“奶奶”。

甚至为了戴头套方便,也为了夏天拍戏凉快,她把自己剃成光头。

尽管这样,也一点不影响她的美。

等到她从戏里回到人间,宁静突然发现,人们几乎已经快要忘记她了。

这给了她当头一棒。

过去的时代,演员首先是演员,然后是明星,只要有作品,就不愁没吃没穿。

如今不同,演员首先是明星,其次是演员,有话题,有曝光,人们才能记住你。

已经40岁的宁静仿佛回到年幼时,站在选择稳定生活和追求梦想的分岔口。

这一次,她同样毫不犹豫,任性地往真人秀里跳。

5.

“浪姐”的忠实观众送给宁静“静香”的称号。

原因是她总是反复陷入“真香”定律。

头一天极度抗拒跳舞,后一天就铆足了劲往“死”里跳;明明选歌时不喜欢《FLOW》的旋律,在排练时却不自觉觉得“越听越好听”。

其实,早在《花儿与少年》里,宁静就把自己“真香少女”的个性展现的一览无余。

《花少》第二季总监制夏青回忆,宁静最可爱的地方,是她永远抑制不住好奇心。

团队行程里的划船、上山、跳伞,宁静开始总说不去,但最后“说不去的是她,玩得最high的也是她”。

从22岁影拿下国际影后,到放弃电影市场跑到美国结婚生子,到归来时迎头赶上中国电视剧黄金年代,再到40+在综艺里“乘风破浪”。

探讨宁静一路以来的美,绝不能只看外在,看她每天用多贵的保养品,身材保持得有多好。

岁月赋予她的魅力,是外表看上去像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的女王,内心却如孩童般永远保持好奇心,且勇于突破和尝试。

这大概就是维持美丽的最佳秘诀

#宁静当年有多美#、#宁静故事#、#宁静#

作者:饶舌歌手阿瘪

责编:饶舌歌手阿瘪

张国荣宁静姜文电影

    关于作者: 废废

    喜欢发发呆,习惯慢半拍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评论列表 人参与

    返回顶部